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八 痛心之極

            呂西安喚醒妹子,說道:“親愛的夏娃,告訴你一個好消息!一個月之內,大衛的債可以全部還清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還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杜·夏特萊太太骨子里還是我當年的路易絲,她比以前更愛我了,她要她丈夫報告內政部,推薦我們的發明!……我們只要再苦一個月,讓我在這個期間報了省長的仇,叫他做一個天底下最幸福的丈夫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(夏娃聽著哥哥的話,以為自己還在做夢。)

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灰色的小客廳,兩年以前我見了象小孩兒一般發抖,今天又看到了,我把家具,圖畫,人物,打量了一下,不由得眼睛雪亮!上巴黎去了一趟,我們的觀念完全變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夏娃這才聽清了哥哥的話,說道:“變了可有好處呢?

            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呂西安道:“哦,你還睡著,明兒吃過早飯再談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賽里澤的計劃簡單之極。那是外省執達員逮捕債務人常用的手法,而結果不一定有把握;賽里澤卻是成功了;因為他不但識透呂西安和大衛的性格,還利用兩人的希望。名為庫安泰的監工而那時負有特殊使命的賽里澤,勾搭著好幾個青年女工,為了便于控制,故意使她們對立。他特別看中巴齊訥·克萊熱手下一個熨衣服的姑娘,差不多同賽夏太太一樣漂亮,名叫亨利埃特·西尼奧勒。父母是種葡萄的,離昂古萊姆七八里,在去圣女城的路上有些田產。西尼奧勒夫妻同多數鄉下人一樣,并不富裕,不能把獨養女兒留在身邊,打算讓她做女用人。外省的女用人對細軟內衣都要能洗能燙。普里厄爾太太盤給巴齊訥的鋪子名氣很大,西尼奧勒夫婦貼了房飯錢送女兒去當學徒。普里厄爾太太是舊式的老板娘,自以為應當代替父母的職司;她和學徒們一起過活,帶她們上教堂,盡心管教。亨利埃特·西尼奧勒臉蛋漂亮,身腰也好看,眼睛望起人來肆無忌憚,棕色頭發又濃又長,皮膚白得跟南方姑娘一樣,象木蘭花的那種白。賽里澤在女工里頭早就看上了她;亨利埃特卻是清白的種田人家出身,要不是心存忌妒,看了別人的壞榜樣,要不是賽里澤當上庫安泰印刷廠的副監工,拿“將來和你結婚”的話引誘她,她也不會輕易上鉤。巴黎人打聽出西尼奧勒家有些葡萄田,價值一萬到一萬二法郎,還有一所勉強住得的屋子,便趕緊下手,叫亨利埃特沒法嫁給別人。俊俏的亨利埃特和賽里澤小子的愛情發展到這一步,柏蒂-克洛和賽里澤談起有人愿意墊兩萬法郎,讓他做賽夏印刷所的老板,所謂墊款當然等于拴馬的索子。監工看到這個遠景喜出望外,頭腦發熱了,覺得西尼奧勒小姐妨礙他的前程,對可憐的女孩子開始冷淡。亨利埃特心里發急,越是庫安泰的監工想離開她,她越抓著不放。等到賽里澤發現大衛躲在克萊熱小姐家,他對亨利埃特又變了主意,可是作風照舊。他想利用女孩子們怕出丑而非要嫁給玷污她的男人的心理,把她做墊腳石。呂西安重新征服路易絲的那天早上,賽里澤向亨利埃特透露巴齊訥的秘密,說只要發現大衛躲藏的地方他們倆的前途和婚姻就好解決。亨利埃特毫不費事,立即肯定只有克萊熱小姐的盥洗室可以做大衛的藏身之處。她不覺得這樣刺探人有什么不對;事實上她一參加這件事就被賽里澤拖下水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呂西安還在睡覺的時候,賽里澤到代理人事務所去探問前一天晚上的情形,聽柏蒂-克洛講那些意義重大,不久轟動全城的瑣碎事兒。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講完了,巴黎人滿意的點點頭,問道:“呂西安回來之后,可曾寫過什么便條給你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只有這一張,”代理人說著,遞給他一封呂西安的信,用的是他妹妹的信紙。

            賽里澤道:“好吧,太陽下山以前十分鐘,要杜布隆躲在巴萊門附近,把憲兵和他手下的人布置好,包你得手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眼睛盯著賽里澤問:“你有把握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賽里澤用巴黎野孩子的口吻回答說:“我是碰運氣,運氣是個怪物,他不喜歡老實人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冷冷的說:“事情非成功不可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賽里澤說:“我一定成功。這些骯臟事兒都是你叫我干的,也該送我幾張鈔票遮遮羞了!……”巴黎人發覺柏蒂-克洛臉上有個表情,看著討厭,便道:“先生,你要是騙我,八天之內不替我買進印刷所……小心別弄出一個年輕的寡婦來,”

            巴黎的野孩子眼露兇光,說話的聲音很輕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六點鐘把大衛送進監獄,你九點到迦訥拉克先生家,我們來辦你的事,”代理人的話說得很肯定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行,包你滿意,老板!”賽里澤回答。

            去掉字跡的方法如今使國庫損失不貲,那時賽里澤已經學會了,他把呂西安寫的四行字洗掉,另外寫上幾行,筆跡模仿得惟妙惟肖,可是印刷監工的前途也大受損失。

            親愛的大衛,你可以放心大膽的去見省長,事情已經定局;而且在這個時間,你盡管出來,我半路上來接你,告訴你見了省長怎么辦。

            你的弟弟呂西安。

            中午,呂西安寫信給大衛,告訴他昨天晚上的成功,省長對他的發明非常熱心,答應幫忙,據呂西安說,省長今天就打報告到部里去。

            瑪麗蓉推說送呂西安的襯衫去洗,把信交給巴齊訥小姐。那時賽里澤從柏蒂-克洛那兒知道可能有這封信,正帶著西尼奧勒小姐在夏朗德河邊散步。大概老實的亨利埃特推三阻四,爭執很久,所以散步的時間直有兩小時。問題不僅牽涉到小孩兒的利益,還同將來的幸福,整筆的家私有關;賽里澤要她做的只是一件挺小的小事,后果當然不告訴她。可是這樣的小差事有那么大的報酬,不免使亨利埃特害怕。賽里澤終于說服情婦幫他一手。他要亨利埃特五點鐘離開一會工場,再回進去報告克萊熱小姐,說賽夏太太要她立刻去一趟。等巴齊訥走出一刻鐘,亨利埃特上樓去敲小房間的門,把假造的呂四安的信交給大衛。后事如何,賽里澤只能碰運氣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夏娃受了一年多貧窮的壓迫,第一次覺得生活的枷鎖松開一些。她終于有了希望。她也想拿哥哥出去夸耀一下了,打算攙著一個受同鄉歡迎,叫許多女人顛倒,使驕傲的杜·夏特萊伯爵夫人戀戀不舍的男子,公開露面!她打扮得漂漂亮亮,提議吃過晚飯陪哥哥到美景街去散步。每逢九月,昂古萊姆的人傍晚都在那兒納涼。

            有些人見了夏娃,說道:“噢!這不是有名的美人賽夏太太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一個女人說:“她會出來真是想不到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丈夫躲著,老婆拋頭露面,”波斯泰爾太太說話的聲音有心叫可憐的女人聽見。

            夏娃對哥哥說:“噢!回去吧!我不應該出來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太陽下山以前幾分鐘,往下到烏莫去的石扶梯那邊傳來一陣喧鬧的聲音。呂西安和妹子動了好奇心,朝那個方向走去,聽幾個烏莫來的人的口氣,仿佛出了什么亂子。

            前面的人越聚越多,一個過路人看兄妹倆往前奔去,便說:“大概捉到了一個賊……臉孔白得象死人一樣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呂西安和夏娃毫不驚慌,只見三十多個小孩,老婆子和干活回來的工人在前開路,憲兵的鑲邊帽子在人堆里閃閃發亮。后面還跟著上百個人,象烏云一般黑壓壓的直沖過來。

            夏娃道:“啊!是我丈夫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大衛!”呂西安叫起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呦!是他老婆!”眾人說著,讓出一條路來。

            呂西安問道:“誰叫你出來的?”

            大衛面無人色,回答說:“不是你寫信來的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早料到了,”夏娃說著,倒在地下暈過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呂西安扶起妹子,兩個男人幫著抬到家里,瑪麗蓉安排她睡下。科布趕去請醫生。醫生來了,夏娃還沒有醒。呂西安只得對母親承認,大衛被捕是他促成的,他萬萬想不到中間有一封假信引起大衛的誤會。呂西安被母親恨恨的瞪了一眼,大吃一驚,上樓去躲在房里。

      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(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

        ?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(http://www.9265430.com) 免費閱讀

        极速快乐8玩法
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