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十四 西班牙人的侧影

            车子到一个站上停下,吕西安叫道:“你这番话可不象格拉纳达大主教的讲道。”①

            ①勒萨日小说《吉尔·布拉斯》第七卷第三章,提到一位格拉纳达大主教的讲道,全是劝人为善的假道学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孩子,——我这样称呼你因为我要收你做养子,将来继承我的财产,——不管你把这篇简单扼要的训导叫做什么,反正是一部争名夺利的法典。上帝的选民为数不多。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,不是进修道院,便是接受这部法典;而你在修道院中往往仍旧看到一个小型的社会!”

            吕西安想?#25945;?#36825;个可怕的教士的心,便说:“恐怕还是少懂一些世故的好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教区委员回答说:“怎么!你先是不懂赌博的规则就去赌;等你有了本领,再有一个可靠的帮手陪你上场,你反倒退缩了……连翻本的念头都没有!怎么!人家把你赶出了巴黎,你不想爬到他们背上去吗?”

            吕西安直打寒噤,仿佛听到一件铜乐器,?#24187;?#20013;国的锣,发出那种刺激神经的怪声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别看我是个卑微的教士,”那人说着,被西班牙的日光晒得乌油油的脸上凶相?#19979;叮?#19968;朝受了羞辱,伤害,折磨,欺骗,出卖,象你在巴黎吃的那些坏蛋的亏,我马上变做沙漠中的阿拉伯人!……我要拼着我的肉体,我的灵魂,去报仇泄恨!……我不怕在吊台上,在绞架上结束生命,给人用柱子?#37096;?#32922;子也好,受土耳其式的毒刑也好,躺在你们的铡刀底下也好;不过我先要?#20154;懶说?#20154;,才肯送掉我的脑袋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吕西安一声不出,没有心思再逗神甫表演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教区委员最后还说:“有的人是亚伯的后代,有的人是该隐①的后代;我是混血种:对敌人是该隐,对朋友是亚伯;谁要惹起该隐的性子,算他活该!……可是放心,你是法国人,我是西班牙人,再加是教区委员!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①亚当与夏娃生的第一个儿子叫该隐,第二个叫亚伯;该隐?#20992;?#20122;伯受神宠爱,将其杀死。见《旧约·创世记》。

            吕西安望着这个上帝派给他的保护人,?#34507;?#24819;道:“真?#21069;?#25289;伯人的性格!”

            卡尔洛·埃雷拉神甫身上没有一点耶稣会会员的气息,连修?#26391;?#27668;息都没?#23567;?#20182;个?#24433;?#32982;,大手,阔胸脯,象大力士一般壮健,眼中凶光闪闪而特意装做温?#20572;话底?#33394;的皮肤绝对看不出内心的思想;给人的印象不是可亲,而是可厌。漂亮的长头发象塔莱朗亲王那样扑?#27431;郟?#20351;这个古怪的外交家外貌象主教,白边蓝缎带上挂的金十字也说明他是高级的教士。黑丝袜裹着一双运动员式的腿。衣服洁净无比,普通的教士不大会这样修饰,尤其在西班牙。车身上漆着西班牙的国徽,一顶三角帽放在车厢的倒座上。这教?#20811;?#28982;有许多地方引起你反感,又?#30452;?#21448;软和的态?#21149;?#20182;的相貌给人的印象冲淡不少;他在吕西安面前还装模作样,竭力讨好,怪亲热呢。吕西安心事重重,把一切都看在眼里。他觉得生死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,他已经到了吕费克?#38498;?#30340;第二个驿站。西班牙教士的最后一段话挑动了他好几根心弦,都是最要不得,最会同恶念起共鸣的心弦;老实说,这不但是吕西安的耻辱,对于那个用犀利的目光研究诗人美丽的长相的教士,也是耻辱。吕西安重?#39540;?#21040;了巴黎,当初因手段笨拙而放下的缰绳又拿在手里了,他想报复了!促成他自杀的最有力的原因,巴黎生活和外省生活的比较,他完全忘了;他可以回到原来的天地中去,还多了一个深谋远虑,象克伦威尔那样恶毒的军师做保镖。

            他心上想:“我以前是单枪匹马,今后是两个人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吕西安愈暴露他从前的过失,教士对他愈关?#23567;?#21525;西安愈不幸,教士愈慈悲,而?#21494;?#26679;样事情看得稀?#21892;?#24120;。虽然如此,吕西安仍猜不透这个替王室牵线的?#19968;?#23545;他存的什么心。他先用最浅薄的理由解?#20572;?#35748;为那是西班牙人的慷慨?#32769;潰?#22823;?#21494;?#35828;西班牙人慷慨?#32769;潰?#24847;大利人?#20992;什?#24524;,动不动下毒药,法国人轻佻,德国人直爽,犹太人下贱,英国人高?#23567;?#20854;实这些话要反过来说才合乎事实。犹太人垄断黄金,写出?#36172;?#39740;罗伯特》的音乐,能演《?#35757;?#23572;》,能唱《威廉·退尔》,向画?#21494;?#30011;,造巍峨的府第,写出《旅途小景?#21457;?#21644;许多美丽的诗歌;他们的势力愈来愈大,他们的宗教控制着世界,连教皇也向他们借款!至于德国人,他们专会无事生?#29301;?#29978;至为一些极小的小事也得问外国人:你可有合同?说到法国,取笑本国人愚蠢的戏文五十年来一直有人叫好,式样莫名其妙的帽子始终有人戴在头上,政府尽管改组,只是换汤不换药!……英国人当着全世界的面做出?#25215;?#24323;义的勾当,?#36864;?#20204;的贪婪一样可恶。西班牙有过东西印度的黄金,现在两手空?#38113;?#35201;说下毒谋害的事,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比意大利更少,也没有一个地方的人情风俗比意大利更随和更文雅了。西班牙人的名声多半是沾的摩尔人的光②。

            ①写歌剧?#36172;?#39740;罗伯特》的音乐家迈耶贝尔是德国犹太人;演《?#35757;?#23572;》及其他古典悲?#32560;?#21517;的女演员拉希尔?#21069;?#23572;萨斯犹太人?#22351;?#22269;大诗人海涅也是犹太血?#24120;?#26053;途小景》是他有名的散文集。

            ②摩尔人?#34507;?#25289;伯人与巴巴利人之混血种,中世纪成为西班牙半岛的统治民族。十五世纪末被西班牙人战败,降为被压迫的少数民族。摩尔人勤劳朴实,过去对西班牙的经济发展极有?#27605;住?br />
            教士重新上车的时候,咬?#24597;?#22827;的耳朵说:“给你三法郎酒钱,我要车子走得和驿车①一样快!”

            吕西安三心二意,不敢上车,教士说了声“?#31383;傘保?#21525;西安才上去,?#32422;喊蛋?#35692;解,说要adhominem②批驳一顿。

            他说:“神甫,既然你能若无其事,说出一般俗人认为极不道德的主张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教士说:“的确不道德;所以,我的孩子,耶稣-基督要那桩令人骇怪的事发生,③所以大家最恨令人骇怪的事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①驿车是比班车更轻便更快的车子,原来专送邮件,有时亦搭载少数旅客。

            ②拉丁文:抓住对方的矛盾。

            ③耶稣被捕前夕在橄榄山上告诉门徒:“你们今天夜里要为了?#21494;?#39559;怪,因为经上写明:我要打击牧人,驱散羊群。?#20445;ā?#39532;太福音》第二十六章第三十一节)——所谓骇怪,是指众门徒看到素来公认的救世主会毫不抵抗的落在敌人手里。事实上犹大的出卖和耶稣的被处死刑,只应当加?#24656;?#20154;的信仰。故耶稣又说:“在事情未发生之前,我先告诉你们,使你们在事情发生的时候相信我是真主。?#20445;ā对己?#31119;音》第十三章第十九节)又说:“我先告诉你们这一点,免得你们临时骇怪。?#20445;ā对己?#31119;音》第十六章第一节)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要提出一个问题,象你这样有魄力的人听了,不至于诧异吧?”

            卡尔洛·埃雷拉道:?#23433;?#29992;顾虑,我的孩子!……你不了解我。难道我没有弄清楚一个人是否可靠,是否不至于拿我的东西,就请他做秘书吗??#21494;阅?#24050;经感到满意了。你还天真得很,所?#38405;?#32426;轻轻就想自杀。你要问什么呢?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为什么你关切我?你说要我服从,到底要我付什么代价?

            ……干吗你要给我一切?你?#32422;?#21448;得到什么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西班牙人笑眯眯的瞧着吕西安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等会遇到山坡,咱们下车走过去的时候,在旷野中谈吧。

            车厢还不是机密的地?#20581;!?br />
            两人一声不出,车子?#26432;?#30340;速度使吕西安愈加神思恍?#20445;?#35937;喝醉了酒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神甫,前面就是山坡了,”吕西安如梦初醒的说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,咱们走吧,”神甫说着,大声叫马夫停下。

            于是两人迈开步子,望大路上走去。

     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?#24120;?#22238;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        ?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(http://www.9265430.com) 免费阅读

        极速快乐8玩法
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