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十五 为什么罪犯总要诱人堕落

            西班牙人挽着吕西安的胳膊说:“孩子,奥特维编的一出戏,《威尼斯转危为安》,可曾引起你什么感想?象皮埃尔和?#27431;前Б?#37027;样,男人和男人的深厚的友谊,使女性的爱情变得毫无意义,使男人之间的一切关系都为之改变的交情,你可懂得?……这才合乎诗人的脾?#25913;亍!?br />
            ①皮埃尔和?#27431;前В?#23041;尼斯转危为安》一剧中的人物,两个极要好的朋友。

            吕西安心上想:“这个教区委员居然也懂戏剧。”——接着问:“伏尔泰的著作你念过吗?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教区委员回答:“岂止念过,还实行他的主张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那么你不信?#31995;?#21527;?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教士笑道:“照你说来,我倒是无神论者了。”他把手臂围在吕西安腰里,又道:“孩子,咱们还是谈实际问题吧。我今年四十六岁,是个大贵族的私生子,我没有家族,只有一颗心……人可是怕孤独的,这一点你该记住,刻在你软绵绵的脑子里。在各?#27490;?#29420;中间,人最怕精神上的孤独。早期在旷野里静修的隐士和?#31995;?#22312;一起,住的是人烟稠密的世界,精神世界。守财奴住的是随心所欲的快乐世界,他的全部欲望,连性生活在内,都可以在他脑子里得到满足。只要是人,不论是麻疯病者还是苦役犯,是下流东西还是病人,第一个念头总是要找一个共命?#35828;?#20276;侣。这?#20013;那?#26159;生命的表现,?#22235;?#20986;全部的力量,生命的精华,来满足这?#37027;欏?#35201;没有这股支配一切的欲望,撒旦怎么能找到同伴?……这个题目大可写成诗篇,作为《失乐园》的开场白,而《失乐园》也只是替叛逆①作辩诉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①指撒旦反?#32929;系邸?br />
            吕西安道:“你那种诗篇简直是歌咏堕落的《伊利昂纪》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看,我孑然一身,过着孤零零的生活。我只穿着教士的服?#22467;?#27809;有做教士的心肠。我?#19981;?#26367;别人尽心出力,我有这个怪癖。?#20063;?#20026;人献身,过不了日子,所以做了教士。?#20063;?#24597;人家忘恩负义,我自己却知恩感德。教会对我毫无作用,不过是个空洞的观念。我替西班牙国王尽心出力,可是不能爱他,他是我的保护人,高高在上。我要创造一个人,给他生命,按照我的方式把他琢磨,塑造,因为我要象父亲爱儿子一般的爱他。我的孩子,将来你坐着双轮马车,就等于我自己坐着,你讨女人?#19981;叮?#25105;也跟着快活。?#21494;?#33258;己说:这个美貌的青年就是我!这个德·吕邦?#32654;?#20399;爵是我创造的,是我送进贵族社会的;他的荣华?#36824;?#26159;我的成绩;?#20063;?#20986;声,他?#33162;?#20986;声;我开口,他?#37096;?#21475;;他样样事情和我商量。德·韦尔蒙神甫①同玛丽-安东奈特的关?#24403;?#26159;这样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①韦尔蒙神甫,玛丽-安东奈特未出嫁前的教师,大革命前在法国宫廷中极有势力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他把玛丽-安东奈特送上了断头台!”

            教士回答:“德·韦尔蒙神甫并不爱王后,他只爱他自己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吕西安道:“难道家里的人伤心,我可以不理不睬吗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有的是钱,你尽管拿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只要能救出赛夏,我此刻什么都愿意干,”吕西安回答的声音表示他不愿意自杀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孩子,你只消开一声口,赛?#25343;?#22825;就好收到他需要的款子,料清债务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!你给我一万两千法郎?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哎啊!孩子,你不看见我们车子的速度一小时走十五六里吗?我们到普瓦捷吃晚饭。到?#22235;?#20799;,你要是愿意订约,要是能给我一个服从的证据,非常重要而我非要不可的证据,我就托波尔多的班车带一万五千法郎给你妹子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钱在哪里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西班牙教士一言不答。吕西安心上想:“啊,被我揭穿了,他是拿我打哈哈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过了一会,教士和诗人不声不响重新上车。教士不声不响从车厢的?#20889;?#37324;拿出一只出门人常用的皮包,里头分做三格;教士的大手在皮包中掏了三?#21361;看?#37117;是大把的黄金,总共有一百葡萄牙金洋。

            吕西?#37096;?#30528;大量的黄金眼花了,说道:“神甫,我跟你走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神甫好不温柔的亲着吕西安的额角,说道:“孩子!这不过是我包里的三分之一,我总共有三万法郎,路费在外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而你竟一个人?#19979;?#21527;?……”吕西安叫起来。

            西班牙人回答:“这算得什么!另外还有三十多万法郎的汇票到巴黎去兑现。没有钱的外交家等于没有意志的诗人象你刚才一样。”

     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?#24120;?#22238;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        ?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(http://www.9265430.com) 免费阅读

        极速快乐8玩法
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