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十六 斗争到了招架不住的时候

            正当吕西安踏上自称为西班?#26391;?#33410;的马车的时候,夏娃起来给孩子?#38405;蹋?#21457;现那封诀别的信,拿来念了。她早?#20811;?#20102;一觉,身上有些汗湿,这一下变了冷汗。她一阵眼花,随即唤玛丽蓉和科布上楼。

            她问:“我哥哥可是出去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科布说:“是的,太太,天还没亮就走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夏娃嘱咐两个用人说:“我告诉你们的话千万不能泄漏,我哥哥大概去自杀了。你们俩一齐去打听,说话小心,一路留心河道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夏娃一个人留在家里,如醉如痴,叫人看着害怕。早上七点光景,她正在六神无主,柏蒂-克洛上门来商量正事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在这种情形之下,一个人听到无论什么意见都会接受的。

            代理人说道:“太太,咱们亲爱的大卫进了监狱,他落到这步田地,案子一开始我就料到的。我当时劝他跟同行库安泰弟兄合作,共同经营。这桩事业在你丈夫?#31181;?#19981;过是空想,两个库安泰却有办法实现。因此,昨天晚上一听见他被捕的消息,你知道我怎?#31383;歟?#25105;马上去看库安泰弟兄,想叫他们接受一些能够使你们满意的条件。若要保住大卫的发明,你们眼前这种生活势必要继续下去?#27735;?#21496;纠缠不清,你们非拖倒不可,等到精疲力尽,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,你们照样要找一个出钱的老板,照样要做一桩交易,和我建议你们同库安泰做的一样,说不定还是你们吃亏;那不如趁早跟库安泰弟兄合作,还有?#20040;?#21487;得。省得发明家再忍饥挨饿,伤心绝望,同?#26102;?#23478;的贪心和社会的冷淡挣扎了。你说吧!倘若两位库安泰先生代你们还了债……倘若除了还债以外,不论发明的东西价值怎么样,?#24052;?#24590;么样,希望大不大,叫他们再送一?#26159;?#23558;来事业办起来,让你们永?#26007;?#19968;部分盈利……你们不是称心了吗?……太太,印刷所的生财机器变?#22235;?#30340;产业,你以后必定要出让,那也值两万法郎,我保证替你找一个买主出到这个价钱。如果你们和库安泰弟兄订了合伙契约,到手一万五,连印刷所共有三万五,按照时下的利率,每年有两千法郎收入……两千法郎在外省也好过日子了。太太,别忘?#22235;?#20204;和库安泰合伙以后,可能还有别的希望。我说可能,因为要?#26391;?#19994;失败。现在我有把握做到:第一,还清大卫的债;其次,给大卫弄到一万五千法郎,酬劳他的研究工作,日后库安泰弟兄不得以任何理由要求收回,即使发明的东西没有出息,也不能讨还这笔款子;最后让大卫同库安泰弟兄合伙,等领到了发明执照,大卫的制造方法?#20260;?#26041;共同秘密试验,成功以后,正式经营。条件是一切费用归库安泰弟兄负担;大卫名下的股款拿他的发明执照抵充,日后再分四?#31181;?#19968;的利益。你是明白人,极有见识,这在漂亮太太中是少有的;你考虑一下这些办法,准会满意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可怜的夏娃伤心之极,直淌眼泪,叫道:“哎!先生,干吗昨天晚上你不来提出这个和解的办法呢?那就免得我们出丑……也不至于闹出更大的乱子了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同库安泰弟兄的?#27010;?#21040;半?#20849;?#32467;束;你大概也猜到了,他们是拿梅蒂维埃做幌子。可是除了可怜的大卫被捕以外,昨天晚上还有什么更大的乱子呢?”柏蒂-克洛问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看,我一早?#29273;?#23601;得到这个可怕的消息,”夏娃说着,把吕西安的信递给柏蒂-克洛。“现在你这样关切我们,的确是大卫和吕西安的朋友,保守秘密的话用不着?#38405;?#22810;交代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看完信,还给夏娃,说道:“你一点不用着急。吕西安决不会自杀。妹夫被他拖累,抓去了,他当然要找一个借口离开你们。在我看来,这是下台以前的一大篇说白,跟做戏一样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库安泰弟兄的目的达到了。他们先折磨发明家和他的家属,然后趁对方疲劳过度,需要歇一歇的时间下手。从事发明的人不一定都象斗牛狗那样的狠,会咬着野兽?#20102;?#19981;?#29275;?#24211;安泰把大卫一家的性格研究得很透彻。在长子库安泰心目中,逮捕大?#26391;?#36825;出戏的第一幕的最后一场。柏蒂-克洛提出的办法是第二幕开始。代理人精明透顶,认为吕西安的一时冲动是个意想不到的机会,可以决定大局。柏蒂-克洛早已发觉妻子对丈夫的影响,看见夏娃为着吕西安弄得六神无主,更想?#20040;?#39575;取她的信任。所以他不再增加夏娃的绝望,而是竭力安慰,很巧妙的怂恿夏娃就在心乱如麻的时候到监狱去,知道她一定会说服大卫跟库安泰弟兄合作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太太,大卫告诉我,他想发财只是为?#22235;?#21644;你哥哥。事实证明,想叫吕西安有钱根本是?#25307;?#22916;想。别说一份,就是三份家私也不经他花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看夏娃的态度,她对哥哥的最后一点幻想?#36130;?#28781;了。代理人说到这里停了一会,有心让夏娃的缄默变成默认。

            接着他又说:“所以,在这个问题上只要考虑到你和你的孩子。要快快乐乐的过活,两千法郎是不是足够,应当由你决定。不用说,你们以后还有老赛夏的遗产。你公公一年收七八千法郎进款,已经有好多年了,资金存放出去的利息还不算在内。归根结底,你们的?#24052;?#22823;可乐观,干吗要烦恼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代理人辞了赛夏太太走了,让她考虑这个远景,这远景是前一天夜里长子库安泰很巧妙的设计的。

            ?#27735;?#33713;姆的银钱老虎听见代理人报告抓住大卫的消息,说道:“你去透露一些口风,让他们知道可能有笔款子到手,只要有钱可拿的念头印进了他们的脑子,他们就逃不了啦;我们再讨价还价,一步一步的逼他们就范,接受我们愿意?#31456;?#37027;个发明的价钱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这句话等于这出银钱剧的第二幕的纲领。

            赛夏太太一边为着哥哥的下落心中忧?#20445;?#19968;边换好?#36335;?#19979;楼往监狱去。她想到要独自在?#27735;?#33713;?#26041;?#19978;露面,好不惊慌。柏蒂-克洛退回来,说愿意陪她同去;他不是同情当事人的痛苦,而是另有一套老奸巨猾的打算;夏娃被他的体贴感动了,向他道谢,他也不道破夏娃的误会。那么生硬那么冷酷的人这时竟有这点儿心意,使赛夏太太改变了她以前对柏蒂-克洛的看法。

            他对夏娃说:“我特意带你绕远路,免?#38376;?#21040;熟人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先生,我第一次走在街上抬不起头来!昨天人家很不客气的点醒我了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”

            ?#29677;蓿?#36825;个城里我决不再住下去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到监狱门口,柏蒂-克洛对夏娃说:“那些条件我和库安泰弟兄差不多?#25429;?#20102;,要是你丈夫同意,你叫人通知我,我马上带着卡尚的证明来接大卫,大概他不至于再回监狱的了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在监狱前面说的这几句话,便是意大利人所?#35762;?#30053;。他们用这个名词称呼一种很难说明的行为,或?#21069;?#27491;当半奸诈的事情,或是时机恰当而无人指责的骗局,或是近乎合法而做得很妥贴的把戏;照意大利人的说法,圣巴托罗缪案①便是一项政治策略。

            ①一五七二年八月二十四日法王查理九世下令屠杀新教徒。八月二十四日为圣徒巴托罗缪纪念日,故称圣巴托罗缪案。

     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        ?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(http://www.9265430.com) 免费阅读

        极速快乐8玩法
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