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十八 晚了一天

            大衛等庫安泰弟兄來談判,心里隱隱然感到恐慌。他牽掛的不是自己的利益,不是關于合同的爭論,而是廠商對他的成績如何評價。他的心情有如劇作家見了審查員。目的快達到的時候,發明家的憂急和自尊心把別的情緒都壓下去了。晚上七點左右,夏特萊伯爵夫人聽到有關呂西安的種種矛盾的消息,好不難受,推說頭痛,上了床,叫丈夫獨自招待客人吃飯;另一方面,庫安泰弟兄倆,一個長子,一個胖子,跟著柏蒂-克洛來到他們的同行家里。這同行現在是束手就擒了。他們一開始就遇到一個難題:大衛的制造方法不說明,合伙契約怎么訂呢?說明了,大衛在兩個庫安泰面前變得毫無保障。后來經柏蒂-克洛勸說,決定先訂合同。長子庫安泰要看大衛的樣品,大衛拿出最后造的一批紙,保證成本的數字絕對可靠。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道:“哦!這不是訂合同的基礎嗎?你們可以根據這些樣品合伙,在契約上訂明,萬一出品做不到發明執照上寫的條件,合伙關系就取消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長子庫安泰對大衛說:“在房間里用小模子做出少數樣品是一回事,大量生產又是一回事。拿一樁現成的事來說:我們造顏色紙買的是同樣的顏料,比如把貝殼紙染成藍色,用的是原箱的靛青,其中每塊顏料都是同一批的貨色。結果怎么樣?紙漿的色調從來沒有兩鍋一樣的……原料配制過程中,有些情形我們始終沒弄清。紙漿的質地,數量,立刻會改變問題的性質。你在銅盆里放進一份配料,——我并不問你放些什么,——你完全能控制,你能掌握各個部分,可以照你的心思拌啊,攪啊,捏啊,做到全部均勻……但是換了五百令一鍋的紙漿,誰保證你的情形完全相同,誰保證你的方法一定成功?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大衛,夏娃和柏蒂-克洛面面相覷,彼此的眼神包含很多意思。

            長子庫安泰停了一忽又道:“再舉一個相仿的例子。你在草原上割下兩捆草,扎緊了放在屋內,照鄉下人的說法,不讓它們發熱;干草照樣發熱,只是并不出事。試問你會不會根據這個經驗,在一間木板蓋成的谷倉里堆兩千捆干草?……你明知那些草要起火,把你的谷倉象一根火柴似的燒掉。你是有學問的人,你說吧!……此刻你只割了兩捆干草,我們就怕紙廠里堆了兩千捆燒起來。換句話說,我們可能損失一鍋又一鍋的紙漿,花了大量的錢,結果兩手空空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大衛聽著怔住了。干實際事務的人講話句句著實,不象理論家開口閉口脫不了將來兩字。

            胖子庫安泰口氣粗暴的說:“我要簽這樣的合同才見鬼呢!鮑尼法斯,你不怕賠錢由你,我不愿意受損失……我只能代賽夏先生還債,另外給六千法郎……”他又趕緊聲明:“其中三千付一年到一年三個月的期票……這樣已經夠冒險了……我們和梅蒂維埃的往來賬上還要掛欠一萬二。總數已經到一萬五……要我買下發明權來獨自經營,我不能出更多的錢了。鮑尼法斯,你和我說的新發明原來是這么回事……真是天曉得!我只道你頭腦還要清楚一些呢。老實說,這不是生意經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聽了這些火氣十足的話并不著慌,說道:“你們的問題只是愿不愿意擔兩萬法郎風險,買一樣能使你們發財的秘訣?一個人冒的危險總是跟好處成比例的……你們是用兩萬法郎博一筆財產。人家拿一個路易去押輪盤賭,希望到手三十六路易,可是他明知道一個路易是送掉的。你們如法炮制就是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胖子庫安泰道:“讓我想一想;我不象我老哥精明。我是老實人,只曉得花一個法郎印的祈禱本子,賣兩個法郎。我覺得這個發明還在初步試驗的階段,會叫你破財的。第一鍋成功了,第二鍋失敗了,接二連三的做下去,弄得欲罷不能,等到一條胳膊卷進了這復雜的玩意,整個身體都會拖下去的……”隨后他講波爾多有個商人,聽信一個學者開墾荒地,弄到傾家蕩產;他隨口舉了五六樁相仿的例子,有的在夏朗德省,有的在多爾多涅省,有的在工業方面,有的在農業方面。他越講越激動,別人無論說什么都聽不進了,柏蒂-克洛的意見非但不能使他平靜,反而刺激他火氣更大。他望著哥哥說:“我寧可多花一些錢,買一樣比這個發明更可靠的東西,利益少一些也情愿的。”末了又說:“據我看,事情還沒成熟,不能作為一樁企業來經營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說:“你們到這兒來不是預備做交易的嗎?你們出什么價錢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胖子庫安泰急忙回答:“代賽夏先生還清債務,事業成功的話,保證他分三成好處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夏娃說:“那么,先生,做試驗的時期我們靠什么過活?我丈夫被捕,已經丟了臉,再回進監獄也不過如此。債務我們也能還清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拿手指按著嘴唇,望著夏娃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這是不講理了,”柏蒂-克洛對兩兄弟說,“你們見過樣品;賽夏老頭也告訴你們,兒子被他關在屋里,用不值錢的原料一夜功夫造出了上等好紙……你們來收買發明權,你們到底要買不要買?”

            長子庫安泰說:“好吧,不管我兄弟愿不愿意,我來冒一下險,替賽夏先生還債,另外給他六千法郎現金,以后再分三成好處;可是有一點請你們注意,如果賽夏先生在合同上提供的條件一年之內不能實現,必須退還六千法郎,發明執照仍舊歸我們,由我們自由處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把大衛拉到一邊問道:“你有沒有把握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有把握的,”大衛回答。他中了兩兄弟的計,惟恐胖子庫安泰破壞談判,影響他的前途。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對庫安泰弟兄和夏娃說:“那么,好吧,我回去起草合同;今天晚上給你們各人一份副本,你們可以考慮整整一天,明天下午四點,等我出庭完畢,大家簽字。你們兩位去撤回梅蒂維埃的控告。我寫信去叫人停止上訴,然后我們把撤銷訴訟的公事彼此交換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以下是大衛承擔各項義務的說明:

            立合伙契約人××××××

            ××××××

            茲因昂古萊姆印刷商大衛·賽夏確稱,能純粹采用植物原料,或以植物原料與習慣采用之破布混合,作成紙漿,使各種紙張成本降低一半以上,并能在鍋內平均上膠;大衛·賽夏與庫安泰兄弟公司協議合伙,憑日后領到之發明執照,按照上開方法共同經營造紙工業。雙方議定條款如下……

            這個文件經過長子庫安泰周密考慮,并征得大衛同意;其中有一條規定,倘大衛不能履行諾言,即喪失全部權利。

            第二天早上七點半柏蒂-克洛送合同來,告訴大衛夫妻倆,賽里澤肯出兩萬兩千法郎現款接盤印刷所,當夜可以立契。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說:“庫安泰弟兄要是知道這件事,可能不簽合同,再來難為你們,要求拍賣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這筆交易如果早三個月成功,一切都好挽回;夏娃看見久已絕望的事忽然實現,覺得很奇怪,問道:“付款沒有問題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錢存在我那里了,”柏蒂-克洛毫不含糊的回答。

            大衛說:“這竟是魔術了!”他要柏蒂-克洛解釋事情怎么會如此順利。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說:“不是魔術。事情很簡單,烏莫有些商人打算辦一份報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大衛說:“我可沒有辦報的權利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說:“對你是一回事,對接盤的人又是一回事……不用擔心,盡管收錢,賣契上的條款讓賽里澤去對付,他有辦法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夏娃說:“對啊!”

            柏蒂-克洛又說:“你答應人家不在昂古萊姆發行報紙,賽里澤的后臺老板可以在烏莫發行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夏娃眼看不久能拿到三萬法郎,不用再為生活發愁,心里飄飄然,已經把合伙契約看作次要的希望。因此對于合同上最后一點爭執,賽夏夫妻倆也讓步了。長子庫安泰堅持發明執照要用他的名字。理由是大衛的權利在合同上寫得明明白白,執照無論用哪個合伙人的名義都沒有關系。他兄弟還說:“領執照的錢是我老哥的,旅費也是他的,加起來又是兩千法郎!要不用他的名字,這筆生意根本不談了。”可見銀錢老虎在每一點上都如愿以償。四點半左右,合伙契約簽了字。長子庫安泰很大方,送給賽夏太太六打刻花刀叉,一條泰爾諾織的漂亮羊毛披肩,代替傭金①,庫安泰的意思是要人忘掉過去的爭論!一式兩份的契約才交換完畢,卡尚把收清債款的憑據,各種文件,連同呂西安假造的三張該死的本票,交給柏蒂-克洛,忽然驛車公司的一輛貨車轟隆隆的開到門前停下,接著科布在樓梯上大聲叫起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①買主除正價外,照例要送一筆小費給賣主的家屬,原文叫做“別針費”。我國舊社會中亦有此例,名目籠統的稱為中金(或中費)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太太!太太!一萬五千法郎!……呂西安先生叫人從普瓦捷帶來的,全是現洋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夏娃舉起胳膊叫道:“一萬五千法郎!”

            驛車公司的送貨員說道:“是的,太太,波爾多的班車捎來一萬五千法郎,嘿!分量不輕呢!底下還有兩個人替你搬錢袋。寄款人是呂西安·德·呂邦潑雷先生……我先給你一個小皮袋,里頭有五百法郎,恐怕還有一封信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夏娃念著信只道是做夢:

            親愛的妹妹,茲寄上一萬五千法郎。

            我沒有自殺,而是把自己出賣了,失去了自由。我不僅做了一個西班牙外交官的秘書,而且身體和靈魂都交給他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我要開始一種可怕的生活,也許投河死了倒反干凈。再見了。大衛可以恢復自由,他不難花四千法郎買一個紙廠,掙一筆家私。

            但望永遠不再想起——

            你可憐的哥哥呂西安。

            沙爾東太太進來瞧著工人堆放錢袋,嚷道:“我這個可憐的兒子真是晦氣星,他說的不錯,他即使有心做好事,也得不到好結果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長子庫安泰走到桑樹廣場上說道:“好險啊,事情只差一點兒!再過一小時,這些金子準會照亮賽夏的眼睛,看出合同的毛病。現在他答應三個月為期,到時我們就有辦法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晚上七點,賽里澤盤進印刷所,付了錢,最后一季的房租也歸他負擔。第二天,夏娃拿四萬法郎交給稅局局長,托他用大衛的名義買進年息兩千五百法郎的公債。接著寫信給公公,請他在馬薩克物色一個價值一萬法郎的小莊園,作為她個人的投資。

      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(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

        ? 2015 巴爾扎克作品 (http://www.9265430.com) 免費閱讀

        极速快乐8玩法
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