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第五章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亲爱的阿尔芒,公爵夫人这么棘手,你为什么不早些对我说呢?我会给你出点主意,叫你把这事搞得顺手的。首先你要知道,我们城区的女人,也象其他任何女人一样,?#19981;?#27792;浴在情爱之?#23567;?#20294;是她们希望占有别人,而自己不被别人占?#23567;?#22905;们违反了自然。宗教的法律原则,对她们,除了确切无疑的罪过以外,几乎什么都容许。你那漂亮情妇招待你的甜点心,是小小不然的过失,她在赎罪的清水里洗洗就干净了。可是,如果你胆敢放肆,郑重其事地要求她犯大罪,对这个你自然是视为至关重要的,那时你就会看到,小客厅和公馆的门会怎样极其轻蔑地立即?#38405;?#20851;上。温柔的安东奈特很快就会将一切遗忘,在她看来,你简直比一无可取的人还不如。我亲爱的朋友,到那时,你的亲吻,会象女人对她的化妆品一样,漫不经心地给抹掉。公爵夫人会象她擦去胭脂一样,将爱情从双颊上揩干净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们对这一类女人,?#30475;?#30340;巴黎女子,了如指掌。你是否在街上偶尔见过快步如飞的妓女?#20811;?#30340;脑袋跟一张画相差无几:漂亮的便帽,艳如桃李的双颊,入时的发式,朱唇轻启的微笑,而其他部分则几乎不?#26377;?#39280;。难道这不正是她们的肖像吗?这就是巴黎女人,她知道人家只看她的脑袋,所以在头上花了全部心思,各种饰物,全部虚荣,都在那里。对了,你的公爵夫人就完全是个脑袋,她只能通过头脑来感受,她的心长在脑袋里,她的声音是头脑的声音,她的甜蜜蜜也是出于头?#28020;?#25105;们给这个可怜的东西起了个名?#37073;?#21483;智慧的拉?#20102;梗?#25289;?#20102;?#20026;古希腊名妓,后来,拉?#20102;?#19968;同已成了“妓女的代名词)。你象小孩一样让人给耍弄了。如果不信,你今天晚?#24076;?#20170;天上午,立刻,就能拿到证据,到她家去吧,设法要求、急切地要求她拒绝给你的东西。即使你和已故的黎塞留元帅采用同样的方法,你?#19981;?#36973;到拒绝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阿尔芒呆若木鸡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想她,竟然想成了傻瓜吗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无论如?#25105;?#24471;到她,”蒙特里沃痛心绝望,高声叫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那好,你听着。你要象她一样毫不留情,尽量羞辱她,刺伤她的虚荣心;不是引动她的心、她的灵魂,而是牵动她的神经和淋巴,这个女人既神经?#35270;至?#24052;气质。如果你能使她产生欲望,你就得救了。你那些美好的孩子气想法,一定要抛掉。你将她抓在你的鹰爪中之后,假使你让步,后?#32781;?#20551;使你的一根眉毛稍动一下;假使她认为还能驾驭你,她就会象一条鱼一样从你的利爪下滑掉。逃走,叫你再也逮不住。你一定要象法律那样铁面无情。也不要比刽子手有更多的怜悯心。很狠地抽打。打过之后,再接着抽打。不断地抽打,就象你在执行鞭打体罚一般。公爵夫人们很难对付,我亲爱的阿尔芒,女人的这些本性,只有挨了鞭子才会软下来。?#32431;?#20250;叫她们良心发?#37073;?#25152;以抽打她们正是慈善行为。不停地抽打吧!

            “啊!待?#25945;?#30171;确实软化了她们的神经,你原以为已很柔软的纤维会更加柔软,一颗冷酷的心会跳动起来;通过这种作用,这颗心会?#25351;?#19968;些弹?#28020;?#31561;到理智退让时,激情大概就会进入这部机器的金属发车。这是一部专门制造眼泪、矫揉造作、昏倒和动人词句的机器。那时,只要炉火点燃,你就会看到最绚丽的火焰。这类女性钢铁,会象炉火中烧得通红的铁块一样!那股火热劲会比什么?#20960;?#21152;持久,这种白热化说不定能够变成爱情。不过,我很怀疑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再说,公爵夫人值得花这么大的力气么?咱们说句?#37027;?#35805;,她可能需要一个象我这样的人将她预先培养造就一下,我会叫她成为一个动人的女子,她是纯种的女人。可是让你们两人去搞,就只会停留在男女关系的最初步阶段上。你已经钟情于她,此刻你当然不会同意我这个想法。孩子们,祝你们愉快!”龙克罗尔停顿了一下,笑?#20598;?#20102;一句,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是比较倾向于轻佻女人的。至少她们很温柔,爱得自然,不带交际的调料。我可怜的小伙子,一个唧唧喳喳、一心只想挽起情爱的女人怎么样?哎,应该有一个,就象应该有一匹高级马一样。将忏悔室与长沙发之间、或者说清?#23376;?#40657;暗之间、王后与疯子之间、廉耻之心与享乐之间的争?#32602;?#30475;作是下一盘让人消愁解闷的棋好了。再不精明的人,只要会下棋,保证能随心所欲,三着就将死。假使我供养一个这类的女人,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就是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他向阿尔芒耳边说了一个?#37073;?#31435;刻就离开了他,以免听到回答。

            再说蒙特里?#37073;?#20182;纵身一跃,奔到德-朗热公馆的庭院中,上楼找公爵夫人去了。他不要仆人禀报,径直闯入她的卧室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阿尔芒,不可以这样,”她急急忙忙抿上晨衣的衣襟,说道,“你这个人可恶透了。去,请你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!出去,出去吧!到客厅等我。去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亲爱的天使,”他对她说道,“配偶难道没有任何特权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先生,不管是配偶,还是丈夫,这般闯入他妻子的卧室,太没有教养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他走到她身边,搂住她,将她紧紧抱在怀里。“我亲爱的安东奈特,原谅我吧!千?#33267;?#20154;不快的疑虑?#27627;?#20102;我的心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怀疑,吓!啊!呸!呸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这怀疑有道理。假使你爱我,难道你会这样跟我吵么?难道你见了我,不会喜出望外么?难道你不会心潮激荡么?我不是女人,可是我只要听到你的声音,内心就震颤不已。常常舞会正在进行时,?#21494;?#24819;搂住你的?#26412;薄!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啊!如果只要我没有在众人面前搂住你的?#26412;保?#20320;就一?#34987;?#30097;的话,那我想我要一辈子都受怀疑了。与你相比,奥赛罗也不过是黄口小儿呢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他痛心地说,“你不爱我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至少,此时此刻,你得承?#24076;?#20320;并不可爱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么说,我还能讨你?#19981;读耍俊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啊,当然了。好啦!”她用小小的命令语气说道,“出去吧,让我一个人留下。我呀,我可不象你:我总想讨你?#19981;?#21602;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德-朗热夫人善于在其放肆无礼中加进百般娇媚,在这方面,从未有哪个女子能够胜过她。这岂不是效果?#23545;?#20040;?这岂不要使最冷漠的男子也疯狂起来么?#30475;?#26102;此刻,她的眼神,她的嗓音,她的态度,都表现出无以复加的放肆无礼。一个钟情的女子,?#33945;?#20110;只要看见他就会心跳不已的男子面前,是从不会如?#35828;摹?#23588;克罗尔的见解已使阿尔芒稍微聪明了一些。往往在某一瞬间,激情?#19981;?#20351;最迟钝的男子获得快速的内滋;在坚强的人身?#24076;?#36825;种内滋可以非常完满。这也帮了阿尔芒的忙。公爵夫人悠然自得的态?#20154;?#34920;露出来的可怕事实真象,他已完全猜透。他顿觉一场狂风暴雨充塞心间,正如即将掀起波澜的一湾湖水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你昨天说的是真话,就依了我吧,我亲爱的安东奈特,”他失声叫道,“我要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首先,”见他向前走来,她用力却很镇静地推开他,说道,“不要站污我的声誉吧。我的贴身女仆可能听到你说的?#21834;?#25105;请你尊重我。晚?#24076;?#22312;我的小客厅里,你随随便便,那很好。可是在这里,绝对不?#23567;?#20854;次,你说的‘我要’是什么意思?‘我要’!迄今为止,还没有一个人向我说过这两个?#37073;?#25105;觉得这很可笑,太可笑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么说,在这一点?#24076;?#20320;丝毫也不向我让步了?”他说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啊!你把自由支配我们的肉体叫做‘一点’:这确实是很关紧要的一点呢!请你允许我在这一点上完全自主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我相信了你的诺言,非要不可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啊!那你就会向我证明,我向你轻易许诺真是大错特错了。我不会那么傻,非要履行我的诺言不可的。那我就要请你让我安静一些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蒙特里沃顿时?#25104;?#21457;青,真想?#25512;松先ァ?#20844;爵夫人拉铃,她的贴身女仆立刻出现。公爵夫人带着嘲讽的妩?#22856;?#24494;一笑,对他说道:“劳驾,请您等我能见客的时候再来。”

            阿尔芒-德-蒙特里沃此时完全感觉到了这个女人如钢铁一般冰冷刺人,冷酷无情,以蔑视压人。转瞬之间,她便把两人之间的联系砸个粉碎。恐怕只有在她的情人眼中,这?#33267;?#31995;才是紧密不可分的。公爵夫人早已从阿尔芒的前额?#21916;?#36879;了他此行的秘密索求,并?#21494;?#23450;?#34987;?#24050;到,必须让这个帝政时代的大兵清楚意识到,公爵夫人们完全可以同意来点男女私情,但却不能委身;征服她们,比起征服整个欧洲来,还要难上加难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夫人,”阿尔芒说道,“我没有时间,不等了。你亲口说过,我是一个倍受宠爱的孩子。当我郑重其事地要得到我们刚才谈到的东西时,我是一定会得到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一定会得到?”她说道,神情高傲,其中又?#24615;?#30528;些许惊异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一定会得到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啊,那就请你要得到它好了!这件奇事,我倒很高兴看看你怎么下手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很高?#32781;?#33945;特里?#20013;?#30528;回答,笑得使公爵夫人害怕,“能在您的生活中加进一点乐趣。今天晚?#24076;?#24744;还允许我来接您去参加舞会么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非常感谢,德-玛赛先生已经抢在您前面,我已经答应他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蒙特里沃庄重施礼,就此告辞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看来,龙克罗尔言之有理,”他心中暗想,“现在我们要下一盘棋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从?#32781;?#20182;用完全平静的外表将自己的激情掩盖起来。这种转眼之间从最幸福的心灵转到大灾大难的变化,任?#25991;?#23376;都没有如?#24605;?#24378;的毅力来忍受。看?#21483;?#31119;的生活一闪而过,难道不是只会使他更强烈地意识到原来生活的?#25307;?#20040;?这是一场极为猛烈的狂风暴雨。?#27426;?#20182;善于忍受?#32431;啵?#29369;如一块巨大的花岗岩接受咆哮的大西洋卷起的巨?#32781;?#20182;接受了翻腾的万千思绪的袭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什么话也没对她说。在她面前,我的脑子都不会转了。她真不知道她是多么卑鄙无耻。谁也不敢让这个女人正视一下自己。她肯定耍过不少男人了,我要为所有这些人报仇雪恨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爱情和复仇如?#35828;?#37327;地混杂在一起,以至二者到底哪个占优势,连蒙特里沃自己都分不清。这种情形,在男子汉的心中,恐怕还是首次。当天晚?#24076;?#20182;到德-朗热公爵夫人应该露面的舞会?#20808;ィ?#24754;观绝望,几乎要去伤害这个女人,他已想将她列为某种恶魔式的人物了:在他面前,她表现得风雅妩媚,脸上堆着令人愉快的微笑,她当然不愿意让人们?#38706;人?#24050;失身于德-蒙特里沃先生。相互赌气倒会泄?#35835;?#20154;的关系。可是,公爵夫人姿态丝毫不变,而侯爵满脸阴云,郁郁寡欢,这难道不会使人看出,阿尔芒在她那里一无所获么?

            交际场上很会猜度受人怠慢的男子的不幸。某些女人为遮掩男女双方关系,令其情夫假作二人不睦的样子,交际场也绝不会将这?#34903;?#24773;况混同起来。于是每个人都对德-蒙特里沃冷嘲热讽。德-蒙特里沃也不找给他帮衬吹嘘的人拿个主意,只是呆呆站在那里出神、?#32431;唷?#33509;是他向德-龙克罗尔先生讨教,龙克罗尔就会教他一个办法,即用感情外露的表演来回敬公爵夫人的虚请假意,以此来玷污她的声誉。阿尔芒-德-蒙特里沃对人的这?#30452;?#24615;厌恶极了,他愤然离开舞会,几乎不敢相信人心竟然如?#24605;?#35784;邪恶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对此类罪行没有人进行?#22836;#?#20182;眼望着沙龙中五光十色门?#20102;?#28865;的光束,巴黎最动人的女子在沙龙中跳舞、谈笑,说道,“公爵夫人,我就要揪住你?#26412;?#19978;的发髻,让你尝尝比沙滩广场(以前经常在这里处死犯人,后改名为市政府广场)的钢刀还要锋利的铁器滋味。钢对钢来刀对刀,咱们看看谁的心肠更狠!”

     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?#24120;?#22238;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        ?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(http://www.9265430.com) 免费阅读

        极速快乐8玩法
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