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第八章

            无端轰动两天之后,德-朗热夫人给德-蒙特里沃先生写了一封信。和前几封一样,又是石沉大海。这一次,她事先采取了措施,?#31456;?#20102;阿尔芒的贴身男仆奥古斯特。一到晚上八点,就将她领进了阿尔芒房内,完全不是发生那仍?#27425;?#20154;知的一幕的那间。公爵夫人得知将军当夜不归了。难道他有两处寓所么?贴身男仆不肯作答。德-朗热夫人买到了这间卧室的钥匙,却不曾买得这仆人的全部正直和诚实。她单独留在室内时,见她写的十四封?#27431;?#22312;一张老旧的独脚小圆桌上。信平平展展,封印也不曾去掉。根本没看过。看到这种情形,她颓然跌进一?#27431;?#25163;挎,有一阵完全失去了知觉。待她醒来时,她看见奥古斯特正在给她闻醋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叫一辆?#36947;矗?#24555;,”她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马?#36947;?#20102;,她痉挛一般飞快下楼。回到家中,立即上床,命令任何人不许进门。她在?#37319;?#36538;了二十四小时,只许贴身女仆近前。女仆给她送了几杯桔叶菜。苏泽特听到女主人自怨自艾,并且撞见她明亮却带着黑圈的眼睛中饱含泪水。在绝望的眼泪中,她考虑了准备采取的决定。第三天,德-朗热夫人与她的代理人进行了一次谈话,大约是责成他作某些准备。然后她差人去请德-帕米埃主教代理官。?#21364;?#20182;前来的时候,她给德-蒙特里沃先生写了信。主教代理官准时来到。他发现这位年轻的远房亲戚面色苍白,神情沮丧,但又颇有听天由命之意。那时大约?#25371;?#20004;点。这位神妙的女性,在垂死的倦怠中,却显得从未有过的那么具有诗意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亲爱的舅祖父,”她对主教代理官说道,“你八十岁的高龄使我请你前来。噢!你不要笑,我求求你。不要在遭到最大灾难的可怜女子面前笑吧!你是一个风流男子,我希望你年轻时代的艳遇能够给你一些启示,对女人宽容一些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一点宽容都没有!”他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真的么!”

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0415;什么都能使她们兴高采烈,”他接口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啊!好吧,你是我们家族的中心人物。你可能是我与之握手的最后一个亲戚、最后一个朋友,所以我可以请你帮我办一件事。亲爱的主教代理官,请你给我帮个忙吧!这件事,我既不能请我父亲、我叔父德-葛朗利厄办,也不能求任?#38395;?#20154;办。你大概能够理解我。我求求你照我的意思去办。然后,不管此行结果如何,?#23478;?#23558;你办的这件事忘掉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求你的事,就是带上这封信,到德-蒙特里沃先生府上,见到他,将信交给他。然后,你问问他,就象你们男人之间询问事情那样。你们单独相对时,那种诚实、情感,往往你们和我们在一起时就忘掉了。你问问他是否愿意看这封信。当然不是当你的面看,男人们某些激动的感情也是要瞒着别人的。为了使他下定决心,如果你觉得确有必要,我授权于你,对他说这关系到我的生?#26469;?#20129;。如果他肯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!你说‘他肯’!”主教代理官失声叫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他肯看这封信,”公爵夫人颇有尊?#31995;?#25509;口说道,“那就向他指出最后一点。你五点去见他,他今天是这个时间在家用晚餐,我知道。那好,作为全部答复,他应该前来?#27425;搖?#22914;果三个小时以后,到八点钟的时候,他还没有出门,一切也就都明白了。德-朗热公爵夫人定会从这世界上消逝。我不会死,亲爱的,不会。但是在这块土地上,任何人间力量都不会再找到我、你来和我一道用晚餐,在我最后焦虑的时刻,至少有一个朋友协助我。是的,我亲爱的奥祖父,今天晚上就会决定我的一生。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我的一生只能是极其热烈的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好啦,不要说话,什么见解、想法之类的东西,我一点也不要听。咱们聊聊,笑笑吧!”她说道,向他伸出一只手。他吻了手。“让我们家善于享受生活直到死亡那一刻的两个老哲人那样!我要梳妆打扮起来,我要为你精?#30007;?#39280;一番。你大概就是最后见到德-朗热公爵夫人的人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主教代理官默不作答,他施了礼,取了信,受人之托办事去了。他五点钟回来,见他的亲戚已穿戴完?#24076;?#21313;分考究,一言以蔽之,娇艳欲滴。客厅里仿佛为欢度节日一般装饰着花朵。晚餐菜肴精美。为这位老人,公爵夫人将头脑中的全部本事部施展出来,显得?#28909;?#20309;时候?#20960;?#21152;动人。主教代理官一开?#23478;?#20026;,这一切不自然的作法无非是年轻女子寻个开心而已。然而,他这位亲戚施展魅力的假魔术不时黯然失色。只见她忽而被骤然袭来的恐惧攫住,浑身颤抖,忽而侧耳细听。这时,若是他对她说:“你怎么啦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嘘!”她就这样回答。

            到七点钟,公爵夫人离开老人。她很快就回来了,但是衣着简直就象她的贴身女仆要出门旅行一般。她要这位晚餐的客人为她作伴,挽起他的胳膊,一头栽进一辆出租马车里。大约八点差一刻时,两人已经抵达德-蒙特里沃先生家门口。

            这段时间里,阿尔芒在反复考虑这封信。信的全文如下:

            我的朋友,我瞒着你,在你家呆了一会?#20309;?#25226;我的信取回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噢!阿尔芒,你我之间,不能这样冷漠,就是仇恨也不应如此。如果你爱我,就请你停止这种残酷的游戏。你这样会害死我的。过些时候,当你得知我是多?#31383;?#20320;的时候,你会后悔的。如果不幸?#21494;阅?#29702;解错了,你对我只有憎恶。憎恶既包含着蔑视,也包含着厌恶。那么,我就没有任何希望了:男人们一有了这两种情感,是不会改变的。不论这样想多么可怕,毕竟可为我漫长的痛苦带来一些安慰。你不会有朝一日感到悔恨的。

            悔恨!啊,我的阿尔芒,但愿我不要尝到悔恨的滋味!?#19968;?#19981;会造成你唯一的恨事呢?……不,我不愿意告诉你,这会在我心中引起多么剧烈的痛苦。?#19968;?#27963;着,却再也不能作你的妻?#21360;?#25105;在意念中已经完全委身于你,现在我委身于谁呢?……委身于天主。是的,你曾经一度爱过的眼睛,再也不会看见任何人的面孔;但愿天主的荣耀合上这双眼睛!听过你的声音以后,我再也不会倾听任何人的声音;你的声音最初是那么柔和,而昨天又是那么可怕,我一直觉得你的报复就发生在昨天。但愿天主的话语耗尽我的精力!在天主的愤怒和你的愤怒之间,我的朋友,对我来说,将只有眼泪和祈祷。

            你可能想知道我为什么给你写信,唉!请你不要怪我吧:在我永?#29420;?#24320;幸福的生活之前,我仍然抱着一线希望,我再次对幸福的生活发出一声叹息。我现在处于极可怕的心境?#23567;?#20316;出一项重要抉择,使我的心灵感到平静!与?#36865;?#26102;,我仍然感受到暴风而最后的震荡。

            在这场使?#21494;阅?#22914;此依恋的可怕恋爱中,你是在一个优秀向导的带领下,?#30001;?#28448;走向绿洲。我呢,我是拖着双脚,步履艰难地从绿洲走向沙漠。你就是我的情的向导。我向幸福投过最后几瞥,忧郁感伤之情,惟有你,我的朋友,才能理解。也只有在你的面前,我可以自怨自艾而不脸红。如果你使我如愿以偿,?#19968;嶁幕?#24594;放;如果你无动于衷,我就会补赎我的罪过。总而言之,一个女子,希望带着一切高尚的情感留在她心爱的人记忆之中,岂不是很自然的么?噢!我唯一的亲爱的人!让你的心上人与她的信仰一起埋葬吧,你会觉得她的信仰是伟大的。你对我如此严厉,促使我三思。自从我真正热爱你以来,我自认为并不象你设想的那么有罪。请你听听我的自我辩护吧,这是我早就应?#31859;?#30340;。你是我世间的一切,至少也应该给予我一刻的公正。

            从我自己的痛苦中,我明白了,我卖弄风骚曾使你多么痛苦;但是那时?#21494;?#29233;情完全无知。你知道这种折磨的奥秘,于是也迫使我忍受这痛苦的折磨。在你最初给予我的八个月时间里,你丝毫没有让我爱上你。为什么呢,我的朋友?我说不清,这?#20219;?#21521;你解释为什?#27425;?#29233;你更不容?#20303;?#21834;!当然,看到自己成为你热情洋溢话语的对象,接受你火一般燃烧的目光,我很得意。但是我仍然冷若冰霜,没有动情。我那时根本不是女人,既体会不到我们这个性别的忠诚献身精神,也没有体验到女性的幸福。是谁的过错呢?#32771;?#22914;我毫无训练地束手就擒,你难道不会蔑视我么?也许,委身于人而自己没有得到任何快乐,是我们女性最高尚的行为?也许沉湎于熟知而又热烈追求的享受之中,没有任何价值?唉!我的朋友,我可以告诉你,当我为你精心打扮的时候,这些念头都曾来到我的?#32422;省?#21487;是我已经觉得你那样崇高,我不愿意你出于怜悯给我爱情……

            我刚才写了什么?啊!我从你家取回了我的全部信件,将它们付之一炬!信烧着了。信中表露的爱情、激情、疯狂……你永远也不会了解了。我不想说了,阿尔芒,到此为止,关于我的感情,我不想再?#38405;?#35828;什么。如果我的愿望不能?#30007;?#30456;通地得到理解,我,一个女子,同样也不能再接受你出自怜悯给我的爱情。我希望要么被不可遏制地爱着,要么被无情地抛弃。如果你拒绝看这封信,就把它烧掉好了。假如你读了信,三小时以后你还不是我唯一的永远的配偶,知道这信在你?#31181;校?#25105;也丝毫不感到羞耻:绝望之?#24418;?#20173;是高傲的,这个保证在我头脑中将一?#24418;?#36785;置之度外。我的结局将与我的爱情相称。

            至于你,尽管?#19968;?#30528;,但在这块土地上,将再也见不到我。每当你想到,有一个女子,再过三小时,之所以还呼吸,就只是为着将她的柔情慷慨相赠的时候;每当你想到,有一个女子,被无望的爱情所吞噬,她并非对两人共享的?#29420;?#24565;念不忘,而是对不为人赏识的情感始终不渝的时候,你就会浑身发抖。德-拉瓦利埃公爵夫人,见她的魅力烟消云散时,为失去的幸福而哭泣;德-朗热公爵夫人?#27425;?#33258;己的哭泣而感到幸福,并?#19968;?#23558;?#38405;?#20445;?#20027;?#21147;。是的,你会怀念我的。我深深感到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,你向我证明了这一点,我很?#34892;?#20320;。

            永别了,你将丝毫触摸不到我的刀斧;你的刀斧是刽子手的刀斧,我的刀斧是天主的刀斧。你的刀斧杀人,而我的刀斧?#28909;恕?#20320;的爱情会死亡,它既不能忍受蔑视,也不能忍受嘲讽;我的爱情可以忍受一切而不减弱,它永远是生机勃勃的。啊!你自认为如此伟大,我可以用柔弱天使平静而又具有保护性的微笑压倒你,羞辱你。我感到伤感的快乐!柔弱的天使拜倒在天主的脚下,取得了以天主的名义照看人们的权利和力量。你只有过转瞬即逝的冲动?#27426;?#21487;怜的修女将用她热切的祈祷不?#31995;?#25351;引青你,永远?#33945;?#22307;的爱的翅胞庇护着你。

            ?#21494;阅?#30340;答复已有预感,阿尔芒,我与你相约……在天国相见。朋友,强大和弱小天国都是同样接纳的。二者都是痛苦。想到这里,使我接受这最后考验的惴惴不?#27531;那?#24179;静了下来。我现在是这样的平静,?#28798;挛?#25285;心,如果不是为了你?#20063;?#31163;开人世,我就会不再爱你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安东奈特

            “亲爱的主教代理官,”抵达蒙特里沃家门口时,公爵夫人说道,“劳驾你去问一问?#27431;浚?#20182;是否在家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主教代理官象十八世纪的男子一般惟命是从,走下马车。回来时对他的亲戚说了一声“在”。这个“在”字使她浑身一震。听到这个字,她抓住主教代理官,与他握手,让他亲吻了她的双颊,然后请他走开,既不要窥探她的去向,也不要试图保护她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你不怕路上行人吗?”他说道。

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3545;?#21494;?#19981;会不尊重的,”她回答道。

            这就是时髦女郎和公爵夫人的最后一句话。主教代理官离她而去。德-朗热夫人站在门口,用皮大衣裹紧身体,?#21364;?#30528;时钟敲响八点。时间到了。这不幸的女子又宽限十?#31181;櫻?#19968;刻?#21360;?#22905;希望这一?#30629;?#21448;是一次对她的羞辱。最后,她的信念破灭了。她情不自禁地感叹道;“啊,我的天主!’离开了这不祥的门槛。这是加尔默罗会修女的第一句话。

            蒙特里沃正与几位朋友晤谈,他催促他们快些结束。可是他的挂钟慢了。公爵夫人被冷静的狂怒卷走,徒步在巴黎的街道上狂奔时,他才走出家门到德-朗热公馆去。她走到地狱街时,痛哭起来。在那里,她最后一?#25991;?#26395;烟雾弥漫、喧嚣、万家灯火的红云笼罩着的巴黎。然后她登上一辆出租马车,走出这座城市,一去不复?#24608;?#24503;-蒙特里沃侯爵来到德-朗热公馆,根本没有见到他的情妇,以为又受了愚弄。他跑到主教代理官家里。主教代理官正在换室内便衣,一面想着他那漂亮亲戚的幸福情形。他接见了侯爵。蒙特里沃用凶猛的目光看了他一眼,目光中射出无论?#20449;?#37117;会极度震惊的?#24651;紜?br />
            “先生,你们是有意搞什么恶作剧么?”他大叫起来,“我从德-朗热夫人家来,她的仆人说她出门去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这一定是由于你的过错酿成了大祸,”主教代理官回答道,“我走的时候,公爵夫人还在你家门口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几点钟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八点差一刻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告辞了,”蒙特里沃说道,立即火速赶回家中,询问?#27431;?#26159;否傍晚时在门口见过一位妇人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见过,先生,一位漂亮的妇人,似乎很烦恼的样?#21360;?#22905;象玛德莱娜一样默默地流着泪,象长矛一般站得笔直。后来她说了一声‘我的天主啊!’就走了。请您别怪罪,我老伴和?#21494;?#22312;这里,她不知道。那一声“我的天主啊!’简直让我老伴和我心都碎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短短几句话,顿时使这位刚强男子面无血色。他给德-龙克罗尔先生写了一封短笺,立即派人送?#20102;?#23478;?#23567;?#20182;自己返身上楼回房。将近午夜时分,德-龙克罗尔侯爵来到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啦,我的好友?”一见将军,他就劈面问道。

            阿尔芒将公爵夫人的信拿给他看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后来怎么样了?”龙克罗尔问他。

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0843;点钟的时候在我家门口,八点一刻就不见了。我失去了她,可是我爱她!啊!如果我的生命属于我自?#28023;?#25105;早就?#24418;?#30340;脑袋开花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要这样!不要这样!”龙克罗尔说道,“镇静一下。公爵夫人们不会象——鸟一样飞走的。她一个小时走不了三里(法国古里,一里大约相当于四公里)。明天,我们每小时走六里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啊!见鬼!”他接下去又说,“德-朗热夫人不是一般的女?#21360;?#25105;们明天全骑马去。明天白天我们会从警察那里了解到她往什么方向去了。这些天使没有翅膀,她必定要叫马车。不管她已经上路或藏身巴黎,我们一定要找到她。不是可以打旗语,不?#31859;?#36394;就将她截住么?你一定会幸福的。不过,我亲爱的老弟,你犯了错误,象你这样意志坚强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做这种错事。你们用自己的灵魂去衡量别人的灵魂,不知道绳子?#20004;?#21040;什么程度,会把人情绷断。为什么你刚才对我只字未提呢?如果你对我说了,我一定会告诉你:一定要准时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明天见吧,”他与德-蒙特里沃握手,又加了一句,“能睡的话,睡吧!”

            可是,包括政?#20301;?#21160;家、君主、大臣、银行家在内,总之,凡是人类权势所能赋予社会的一切最强大的手段,都使?#33945;?#20102;,也是枉然。无论是蒙特里沃还是他的朋友们,都未能找到公爵夫人的踪迹。显然她已经进了修道院。蒙特里沃决心自己搜遍或叫人搜遍全世界的修道院。即使要送掉整整一座城市?#29992;?#30340;性命,他也要找到公爵夫人。为了给这位不同寻常的人说句公道话,有必要指出,他狂热迷恋的?#37027;?#27599;日有增无减,一直?#20013;?#20102;五年之久。到了一八二九年,德-?#36175;?#20848;公爵才从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,她的女儿?#28798;?#33673;亚-霍布伍德夫人贴身女仆的身分到西班牙去了。她在加的斯与这位夫人分手的时候,朱莉亚夫人并未发觉卡罗琳娜小姐就是那位突然失踪、使整个巴黎上层社会手忙脚乱的著名的公爵夫人。

            在加尔默罗会修道院的木栅边,并有修道院院长在场,两位情人久别重逢。他们心中激?#37259;?#30340;情感,现在应该一目了然了。双?#21483;?#20013;所唤起的强烈感情,自然可以使这段艳史的结局得到解释。

     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?#24120;?#22238;车键返回目?#36857;?/span>加入书签

        ?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(http://www.9265430.com) 免费阅读

        极速快乐8玩法
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