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第1节

            奥诺雷-德-巴尔扎克(?#20445;罰梗埂保福担埃?#27861;国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。对他有小说界的拿破仑之美称,这不仅因为他常用军事术语描写自己创作想象力的奔突驰骋,大?#23478;?#26377;他以宏大的小说阵容征服世界的原因。

            巴尔扎克的志向是以小说绘?#21697;?#22269;社会各个方面为一幅巨大画卷。他一身中写作了94部长篇、中篇和短篇小说,并受但丁《神曲》(又译《神圣喜剧》)的启发,把所有这些小说构成的巨著称作《人间喜剧》,冠以《人间喜剧》的总名。他自称为“法国历史的书记员?#20445;?#25226;当时的事件事无巨细记录下来,《人间喜剧》正好体现了这一思想。

            《被遗弃的女人》是巴尔扎克最有影响的长篇小说《高老头》的续篇,被收入《人间喜剧》第二卷《私人生活场景》。它描述了巴黎贵妇鲍赛昂侯爵夫人遭人遗弃,离开巴黎到诺曼底隐居后,因受到一年轻男爵的追求,再次陷入情网,演出了新的一轮令人震惊的爱情悲剧。

            献给达布朗泰公爵夫人

            她的忠诚的仆人

            奥诺雷-巴尔扎克。

            巴黎,一八三五年,八月。

            一八二二年春初,巴黎的大夫?#21069;?#19968;个病后复原的青年送到下诺曼底来,他害的是炎症,原因是用功过度,或者是生活?#35834;矗?#28459;没节制。他的康复要求绝对休息,饮食清淡,周围有寒冷空气和完全避免过度的感宫刺激。贝森的肥沃的田野和外省死气沉沉的生活,似乎最有利于他的恢复健康。于是他就到贝叶城住进他的一个表姐家;贝叶是一个美丽的城市,离海只有八公里①,他的表姐过惯了隐居的生活,有一个亲戚或者朋友到来就喜不自胜,对他表示了特别热烈的欢迎。

            除了少数特殊?#20843;住?#25152;有小城市都是相似的。这位名叫加斯东-德-尼埃耶男爵先生的巴黎青年,在他表姐圣瑟韦尔夫人家里,或者在她的一伙朋友家里,参加了几个晚会以后。不久就认?#35835;?#36825;个僻静社会视为全城头面人物的人们。加斯东-德-尼埃耶把这些人视为永久不变的人物,任何一个观察家在从前组成法兰西的无数封建藩侯的首府里,都可以发现这些人物。

            这些人物中的头一个属于一个贵族家庭,这个家族的世系在二百公里以外就无人知晓,可是在这个省里却被认为是无可争辩的最源?#35835;?#38271;的阀阅门第。他们是小型的王室,没有人?#39563;?#20182;们通过婚亲关?#33633;?#19978;了纳瓦兰家族、格朗利厄家族,又同卡迪央家族沾上亲,和布拉蒙肖弗里家族也有?#32454;稷佟?#36825;个望族的领袖通常总是一个果敢的猎手。他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,经常用姓氏的优越压倒一切人;他容忍县长的存在,如同他忍受捐税的缴纳一样;他不承认十九世纪创立的新贵,并且指出如果首相不是贵族,乃是政治上极端可怕的事。他的妻子说话的口气斩钉截铁,声音极高,拥有几个崇拜她的人,可是她规行矩步,经常在复活节前后半个月内领圣体;她教养女儿们教养得很不好,总认她们有了贵族姓氏就永远富?#23567;?#22971;子和丈夫对于现代的奢侈豪华一无所知,他们还保持着戏台上穿的服?#22467;?#21476;色古香的银餐具、家具和马车,如同他们保持着古老的生活习惯和语言一样。这种老式排场同外省的经济条件倒也相当?#35270;Α?#24635;之,他们是过去时代的遗老,只不过缺少征收土地移转税的权利,缺少一群群猪犬和镶着饰带的?#21697;?#32610;了;他们在自己人中间是充满荣誉感的,他们全都对离他们十?#24544;?#36828;的亲王们忠心耿耿。这个历史上的家族名声不扬,却像一幅古老的立纪挂毯那样保持着古怪特点。这个家簇必然会孳生出来一个叔伯兄弟,当上了少将,佩带红绶带,出入宫廷,曾经追随过黎希留元帅入侵汉诺威①,你会发现他在家族里宛如路易十五时代一本旧书上面散落下来的一?#25345;健?br />
            跟这个古董似的家庭相对立的一家人家比?#32454;?#26377;,可是贵族世系没有那么古老。每年冬天丈夫和妻子到巴黎去度过两个月,总带回来短暂的时髦风尚和昙花一现的流行爱好。夫人是个风雅人,可是有点拘谨。总跟不上时兴的款式,不过,她却嘲笑邻?#29992;亲?#33108;作势的无知;她的银餐具都是新式的;她拥有几个小斯。几个黑奴和一个随身男仆。她的长子有一辆轻便双人马车,无所事事,领有世袭财产;幼子是最高?#22995;?#27861;院助理办案员。父亲熟悉内阁的种种黑幕,经常讲述关于路易十八和迪-凯拉夫人②的轶事;他购买五厘公债,避免关于苹果酒的?#23500;埃?#26377;时怪癖发作,便去更正省属财产的数字;他是省议会的议员,衣服都在巴黎定制,佩带荣誉团的十字勋章。最后,这位贵族理解王政复避,会在议会里搞钱;但是他的忠君动机却没有同与他敌对的那家人家那样纯洁。

            他订阅《法兰西新闻》和《争鸣报》。同他们对立的一家人家只阅读《每日新闻?#21457;邸?br />
            从前的代理主教,现在的主教大人,就在这两大势力中间摇摆不定,这两大势力完全是为着宗教的?#20498;?#25165;尊敬他,所以有时也向他暗示,叫他领会一下拉封丹在他的寓言《驮圣物的驴子?#26041;?#23614;时所提出的教训①。因为这?#24674;?#25945;是平民出身。

            接下来就是一些二等星了,他们是些每年入息一万到一万二千法郎的贵族,有的当过海军上校,有的当过骑兵上尉,有的什么也没有当过。骑马在路?#29486;?#30340;时候,他们的?#24674;?#26159;在捧着圣餐器的本堂神甫和出外?#19981;?#30340;税务监督中间。他们几乎全都在宫廷里学习过礼仪,受过骑士训练,当过火枪手,现在?#35760;?#28165;闲闲地在自己经营的田庄里消磨日子,更关心的是伐木或者他们的苹果酒,而不是君主政制。不过,他们有时也谈论宪章和自由党人,那是在惠斯特纸牌打了一个大局以后,或者在掷骰戏中间,在他们计算过嫁?#20445;?#22949;善地按照他们能背诵如流的家谱?#31383;?#25490;婚事之余。他们的妻子坐在柳条轻便马车里,一面孔自命不凡,装出宫廷中人的神气;她们怪里?#21046;?#22320;披上一条披肩或者戴上一顶帽子就认为已经打扮入时了;她们每年经过几度深思熟虑以后,才购买两顶帽子,有时也叫人家从巴黎买回来;她们一般都是品行端正而嘴巴喋喋不休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围绕在这伙贵族的主要角色身边,有两三位有身份的老小姐,她们已经解决了人类的定居的问题。因为她们?#36335;?#27975;铸在你遇见她们的那所房子里面:她们的面孔,她们的服饰,已经成为本宅、本城、本省的一部分;她们就是本宅、本城、本省的传?#22330;?#32426;?#24049;?#31934;神。她们全都有倔强的和叫人吃惊的地方;她们通常都懂得在合适的时候微笑颔首或者摇头,她们不时也说句把被认为俏皮的话。

            有几位富有的资产者?#19981;?#36827;了这个贵族小圈子,那是因为他们具有贵族的政见或者由于他们有钱。可是,尽管他们年纪已经上了四十岁,这些贵族的每一个人提到他们时总是说:“这小家伙想的不错!”于是就把他们选为众议员。一般的说,他们的后台都是那些老小姐,不过,这也是人家随便乱说罢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最后,两三个教士也受到这班社会名流的接待,那是因为他们具有宗教权力,或者因为他们人很聪明,贵族们在自己人中间觉得烦闷无聊,就把平民出身的人带进他们的客厅里来,正如面包师把酵母放进他的面团里一样。

            在这些?#28304;?#37324;所堆积起来的全部?#33108;?#37117;是由一定数量的古旧观念所组成的,其中?#19981;?#26434;进去一些新思想,这些新思想是每天晚上大家共同搅拌进去的。代表这些思想的?#31034;?#27491;像小海湾里的海水一样,也有每天的潮涨潮落,也有永恒的波动,完全一样。今天听到空洞的回声的人,明天也能听到,一年以后也能听到,永远能听到。他们对?#26391;?#25152;下的永远不变的判决,已经成为一门传统的科学,谁也没权加上一点一滴新的见解。这些墨守成规的人们,生活在牢不可破的习惯圈子里同他们的宗教、政治、道德和文学观念一样牢不可破。

            如果一个外来人被?#24066;?#21442;加这个小团体,那么每个人都会带点嘲讽地对他说:“这里可不象你们巴黎社会那么光彩!”

            同时每个人都斥责别人的生活方式,尽力叫人相信他是这个社会中的一个例外,他曾经设法?#27597;?#36825;个社会而没有成功。如果,这个新来的人不幸也说了?#22919;?#25209;评的?#22467;?#35777;实这些人彼此间互相指摘的意见是正确的。那么他马上就被视为无法无天的坏人,是个腐化堕落的巴黎人,跟通常所有的巴黎人一样。

            加斯东-德-尼埃耶在这个小小天地里?#35835;?#30340;时候,事?#20154;?#24050;经被贝叶城公共舆论不会有错的天平称过斤?#20581;?#22240;为在这个小小社会里一切完全遵守礼节,生活里每件事都是协调的,没有半点事情能瞒过别人,所有爵位和领地的价值都有价格标明,跟报纸末页所登载的债券价格一样。他的表姐圣瑟韦尔夫人早已说过他的财产数字,他的未来希望,也展示过他的家谱,?#25932;?#36807;他的学识,他的礼貌和他的廉让。他所受到的欢迎是他理应受到的,他被不客气地接待为一个优秀的小贵族,因为他的年纪只有二十三岁;可是有几个年轻姑娘和几位母亲却对他另眼相看,?#20107;?#28201;情。他在奥热山谷里拥有一万八千法朗的年地租,他的父?#33258;?#26202;会遗留给他?#20146;?#39532;内维尔古堡及其他部附属建筑物。至于他的所受教育,他的政治前程,他的人品,他的天才,都不成其为问题。他拥有的土地都十分肥沃,地租是有保证的;栽种的?#21442;鎘绕?#20248;良,维修费用和捐税都由佃户负担;”苹果树?#23478;?#32463;长了三十八年了?#27426;?#20182;的父亲还在商量一?#24335;?#26131;,想把同他的花园连接的二百阿尔邦①森林买下来,给花园围上围墙;这些?#35834;?#26159;任何当部长的希望,任何人世的声誉都不能与之竞争的,不知是出于?#33529;?#25110;是另有打算,圣瑟韦尔夫人没有提起加斯东的哥哥,加斯东自己也一字不提。这个哥哥患上肺病,似乎不久就要被人埋葬、哀哭而且遗忘了。开头加斯东-德-尼埃耶拿这些人物来作消遣,可以说,他把这些人物的尊容都描绘在他的画册里了,他把这些人物的有凌角的、多皱纹的、?#28526;?#30340;模样儿描绘得有趣而逼真,他注意到他们的服装和?#25104;?#32908;肉的抽搐多么古怪而可笑;他非常?#19981;短?#20182;们说话里的诺曼底方言,非常?#19981;?#20182;们守旧的观念和?#24544;?#30340;性格。可是,在一?#38382;奔?#20869;习惯了这种松鼠在笼子里打转似的生活以后,他觉察到在这种停滞而不可改变的生活中缺乏对立的变化,同修?#26391;?#20851;在修道院里没有什么两样,因而他就苦?#30772;?#26469;,虽然这种苦闷还不是烦恼和厌恶,但是这两者的效果都有了。经过这种过渡时期的轻微?#32431;?#20197;后,一个人像?#21442;?#19968;样移植到一个相反环境的过程就完成了,在这个新环境中他必须自行萎缩,过着一种生长不良的生活。事实上,如果没有任何东西把他拉出这个社会,他?#31361;?#22312;不知不觉间?#35270;?#20102;这个社会的生活习惯,他不再怕这个社会的空虚无聊,这种空虚无聊会侵袭他,把他完全消灭。加斯东的肺部早已习惯于呼吸这种空气了。他已经完全准备好要确认在这种无所用心、不动?#36234;?#30340;日子里有一种麻木不仁的幸福,他开?#32426;?#35760;了那?#24535;?#21147;不?#32454;?#26032;的运动,忘记了他在巴黎曾经那么热爱过的能经常结出丰硕成果的脑力运用,他要永久留在这里,在这些化石中间僵化,像尤利西斯的伙伴们①一样,在猪身里就满足了。有一天晚上,加斯东-德-尼埃耶在一家人家的客厅里,坐在一位老太太和本主教管区的一个代理主教之间。这所客厅的细木护壁板漆成?#30097;?#22320;上铺着白土大方砖,挂着几张家里人的画像,摆着四张赌桌,十六个人围着赌桌一边闲谈,一边打惠斯特纸牌。他在那里什么也不想,只在消化他吃下去的美味晚餐,这?#24535;?#32654;的晚餐就是外省日常生活的美好未来,他出乎意外发现自己正在赞同当地的生活习惯。他明白了为什么这些人继续使用昨天的旧纸牌,为什么他们在破旧的赌桌上洗牌,他们怎样才能做到既不为自己,也不为别人穿上好看的衣服。他猜到了有一种哲学思想隐藏在这种循环往复、千篇一律的生活里,在这种合乎逻辑的安静习惯里,在他们不识时髦豪华为何物里。总之,他几乎懂得了奢侈生活的无益。巴黎城,连同它的激情,它的风暴,它的欢乐,在他的心中已经变成了童年的回忆。他真心诚意地赞美一个年轻姑娘的红润的双手,谦卑和含羞的神态,虽然初看起来,他觉得她一脸?#32769;啵?#20030;止缺少风?#24076;?#20840;身令人厌恶,外貌?#32469;?#21487;笑。他已经无可救药了。从前他从外省到巴黎去,现在他又从巴黎火热的生活中回到外省的冷冰冰的生活里来,没有一句话可以震动他的耳膜,可以使他突然激动起来,如同一出沉闷歌剧的伴奏,突然出现一?#32441;?#29305;的乐章叫人兴奋一样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昨天不是去看过德-鲍赛昂夫人吗?”一位老太太问这地区最豪华府第的主人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是今天早?#20808;?#30475;她的,”他回答。“我发觉她十分愁闷和?#32431;啵?#20197;至我没法子叫她答应明天来我家吃饭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同尊夫人一起去的吗?”老太太大声问,露出惊异的神色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不错,是同内人一起去的,”贵族平静地回答。“德-鲍赛昂夫人不是勃艮弟家族的人吗?#20811;淙恢?#26159;女家方面的亲戚,可是这个姓把一切都?#27492;?#20102;。内人很?#19981;?#40077;赛昂子爵夫人,这位可怜的夫人孤单一个人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日子了……”说着最后?#22919;?#35805;的时候,德-尚皮涅勒侯爵冷冷地、平静地环顾周围听他说话而?#21494;?#35814;着他的贵妇人;不过几乎不可能猜出他是同情德-鲍赛昂夫人的不?#20197;?#36935;呢,还是对她的贵族身份让步;也不知他以接待她为荣呢,还是他为了满足自尊心,要强迫当地的贵族和他们的夫人们去接见她。

            在场的贵妇面面相觑,?#36335;?#29992;眼睛来互相商量;于是最深沉的?#24067;?#31548;罩着客厅,她们的态度看来是表示不同意这样做。

       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?#24120;?#22238;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        ? 2015 巴尔扎克作品 (http://www.9265430.com) 免费阅读

        极速快乐8玩法
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<menu id="7oj7v"></menu>
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7oj7v"><ruby id="7oj7v"><rp id="7oj7v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7oj7v"><sup id="7oj7v"></sup></output>